是谁捕杀了PlusToken?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关注公众号“区块链鉴查院”,回复 鉴定 查询项目

上个月,“币圈第一大资金盘”PlusToken案迎来终审判决。

270万个注册会员,最大层级高达3293层,收取数字货币总和超148亿人民币(以2018年5月1日至2019年6月28日期间最低价计算)这一组组数据不可谓不触目惊心。

关于审判的更多细节,网上披露得已经非常多了。

而鉴叔今天想要探讨的,是因破获PlusToken大案而一战成名,如今令各路传销资金盘闻风丧胆,被誉为币圈顶级捕猎手的盐城警方。

相信很多人听说盐城警方都是因为PlusToken,但是鉴叔搜索法院判决书发现,盐城警方早在2016开始就频繁侦破数字货币传销案:亚洲币、DGC币、亚元币、亚泰坊、WoToken……

所以这个盐城警方到底是什么来头?又为什么能够屡屡破获币圈大案呢?

今天这篇文章给你答案。

盐城警方的“战绩”

▌1、亚洲币:盐城首例数字货币传销案

亚洲币是盐城当地判决的第一例数字货币传销案。

这个项目发起于2015年7月,彼时“数字货币”还是一个非常新的概念。

所以亚洲币的规模较小,截止2016年9月核心人员被警方羁押,最高层级14层,总计也不过发展了上百人。

虽然用数字货币包装,但是亚洲币却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分红盘。它要求参与者最少投入1500元,然后180个工作日内每天可以分得14.3个亚洲币、7.7个种子币;并且发展下线有提成。

入门费+无限层级关系,妥妥的传销。

▌2、DGC币:韩国人操盘的特大传销案

DGC币和亚洲币一样,都起于2015年,不过DGC的规模要大得多。

截止2017年2月20日案发,DGC币会员账号55万个,发展至712层,共收取会员费12.8亿人民币。

对于盐城警方来说,DGC这个案子的难点或者说特殊点主要来自两方面:

(双轨制会员层级示意图)

1、采用“双轨制”层级关系,而且还设置了直推奖、对碰奖、管理奖三种奖项。推广间接计酬返佣,属于变相的传销

2、这个项目的前身是一个韩国的交易平台,后来进入国内开始走传销资金盘的模式,其操盘手是韩国人YEOYEONMO(中文名:余渊模)

▌3、亚泰坊:仅运行半年就被警方破获

亚泰坊是一个虚构柬埔寨“西港特区”的数字货币投资项目。

2018年6月2日,盐城市公安局在日常网络巡查中发现了这个平台资金异常。

当天,盐城警方就查明亚泰坊是个披着理财外衣的传销平台,并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

十天之后,也就是6月12日,亚泰坊创始人时某祥就在成都被抓获。

(盐城当地今日说法栏目)

亚泰坊发展会员账号41万个,共计108层,共收取亚泰坊会员费6.3亿余元。从规模上来讲,和DGC币差不多。

但是从时间线上梳理,我们发现盐城警方这一次破案效率奇高,项目运行半年就立案捉拿关键人物。除此以外,检察院法院整个的执行进程也是行云流水,让人称赞。

▌4、PlusToken:跨国追捕,收缴148亿

PlusToken上线于2018年5月,首创智能狗搬砖套利骗局。

早在2019年初,江苏盐城警方就开始关注到PlusToken,并且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破案攻坚,并将案情申报公安部。

2019年6月,PlusToken被曝提币困难。

而专案组充分发挥经侦信息化建设成效,对案件进行深度研判分析,初步查明该传销团伙组织架构、人员层级和资金流转等情况。

7月份,警方跨越几万公里的路程,奔赴瓦努阿图、柬埔寨、越南、马来西亚等多地,历经2个月的不懈努力,最终将2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抓捕归案,彻底摧毁盘踞在境外的传销组织。

这是我国首起以数字货币为交易媒介的特大跨国网络传销案。

从立案到跨国抓捕仅用了2个月的时间,盐城警方又一次展现了超高效率。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PlusToken最大的仿盘WoToken,涉案金额高达77亿人民币。

2019年盐城警方前脚刚破获PlusToken,随后又雷霆出击,将WoToken传销案告破。几乎同一时间拿下两个大案,盐城警方堪称“劳模”典范。

为什么盐城警方能屡屡破案?

众所周知,币圈的案子并不好办。

一方面,传销盘的特点就是崩盘前,没人觉得自己会亏钱。前期报警的人少,达不到立案标准,就很容易不了了之。

其次,一些地区的警方对于数字货币的了解非常有限,所以也造成了立案困难 。

另一方面,即便立案了,取证的难度也非常大。数字货币传销盘,往往为了逃避国内的政策风险,会把服务器设置在国外,操盘手也会长期居住在国外,甚至拥有外国国籍。

既然困难重重,为何盐城警方还能屡屡破案呢?

鉴叔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盐城历来传销猖獗

早在2007年,盐城就被江苏省列为5个传销活动集中的重点地区之一。

另外,我们熟知的“百亿权健帝国”的老板束昱辉的老家正是盐城,而当时盐城也是权健的华东总部所在地。

而盐城之所以传销猖獗,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盐城的经济欠发达。

江苏有“不娶徐州女,不嫁盐城男”的说法,大意是说徐州女的野蛮,而盐城的男人太穷。

地域歧视不可取。

不过从经济发展来看,江苏经济虽位于全国前列,但是江苏省内的经济被分为苏南和苏北,苏南的经济实力远远超过苏北。而盐城正位于苏北。另外,盐城的响水县历来都是江苏最穷的三个县之一。

▌2、经验积累,熟能生巧

前面我们就已经讲过,盐城警方早在2016年就逮捕羁押了传销币“亚洲币”的核心人员。

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后续侦办案件自然是经验不断累积、逐渐游刃有余的过程。

▌3、收获口碑,荣誉引领

几个案子下来,盐城在打击数字货币领域的非法活动已经有很强的办案技术和经验。

对于别的省市的警方,遇到类似案件是不是也要来请教盐城公安。

你看,获得上级、民众、同行的认可,盐城警方收获的乃是至高的荣誉。

而有了这一层的荣誉的引领,盐城警方往后便当然愿意关注数字货币传销案。

币圈受害者该怎么维权报案?

通过梳理盐城警方破案的缘由,我们也能从中获得一些启发。

那就是参与币圈项目的受害者到底应该怎么维权?

从立案的角度来看,有过成功侦破币圈项目的警方,肯定更熟悉币圈的案子,也更愿意受理币圈的案子。

所以如果你是一个传销盘的受害者,就应该找这样的警方去报警。

举一个例子:

小王玩的资金盘跑路了,因为小王的居住地在杭州,所以他只能向杭州的警方报案。但是杭州警方并不受理。

与此同时,对数字货币传销资金盘有丰富经验的盐城市滨海县警方也接到了当地十几名受害者的报案,并且已经受理此案。

盐城市滨海县既已立案,那么杭州的小张也可以直接去滨海县登记报案。

当然,盐城警方只是一个典型代表,目前各地警方也在不断提升对于数字货币传销盘的认识,破获的案子也越来越多。

另外,为了提升效率,受害者最好采取集体报案。

因为分开报案可能在人数和资金上达不到立案标准,集体报案更容易引起警方重视,更易立案。并且集体报案有利于彼此信息形成证据链,可以加速案件的侦查。

写在最后

鉴叔听到过很多抱怨警察的声音:“报案很久了,警察一点动静都没有”、“警察不作为,是因为受害者不是他们自己”……

但是其实,骗子的套路推陈出新,隐匿的手法越来越好。

所以我们也需要多给警方一点时间,警方也需要学习和提升。

不过邪终是邪,永远压不了正,最终都会败下阵来。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即使反传销的道路满是荆棘,相信警方终会打击到底。

GEC、雷达币、Pi、秀刻、**……

关注公众号“区块链鉴查院”,回复 鉴定 查询项目

  我是鉴叔

  一个北美新金融研究学者

  比特币血汗矿工

  空气币高速套路收费员

  区块链东亚非官方打假专家

  我想从一个程序员的角度

  把各种区块链项目拆碎了拿给您看